天津全运 中国体育开启“全民模式”

日期:2017/8/31 来源:云南省体育局 点击:136 

“可能因为我一直都在外面上班,老家(山东省菏泽市)那边的体育局好像没有听说过我,比赛前也没有联系过。”今年30岁的运艳桥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成为首位获得全运会金牌的大众选手,从而站在中国体育改革的转折点上,就此被写进全运会的历史,“最近几年自己做的工作就是跑步赛事的推广,自己跑了很多比赛,成绩也都不错,但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能参加全运会,以前全运会都是专业运动员才能参加的,我和他们比差距还是不小的。”

4个月前,中国第十三届全运会马拉松大众男子组冠军诞生——121名专业运动员之外,多达4128名业余跑者也于同一条赛道完成竞技。在华北电力大学动力工程系学了4年热力工程、毕业后在大唐集团黄岛一个火力发电厂上班,但后来辞职到北京做跑步赛事运营的运艳桥,以2小时32分的成绩获得群众选手在全运会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这个成绩与专业组冠军董国建相比慢了大约14分钟,可对业余选手而言,已经是极高水准,“我最喜欢的还是越野跑,100公里那种,跑起来很舒服,不过到目前为止,全运会这枚金牌还是我参加跑步比赛里,获得的分量最重的奖励。”

群众体育与精英体育在天津“对接”

第十三届全运会今晚在有着“水滴”称号的天津奥林匹克中心体育场开幕,而在开幕式之前,有着8000多名大众选手参加的全运会群众项目比赛基本结束,作为本届全运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群众项目首次被抬高至接近专业赛事的档次。

这意味着过去20年一直将“为奥运选拔人才”作为目标定位的全运会,终于开始真正进入转型轨道,以往只接纳精英运动员的全运舞台,随着中国体育和中国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潮流,向普通百姓敞开大门,这一举措是否能够成为中国体育的意识形态转折点还需要时间检验,但“全运会”的形式由“封闭”的小圈子转向“开放”的大范围却是民心所向。

本届全运会共设立群众体育竞赛项目19大项:羽毛球、乒乓球、笼式足球、攀岩、轮滑、龙舟、马拉松、气排球、围棋、象棋、国内象棋、桥牌、国内跳棋、舞龙、柔力球、太极拳、健身气功、航空模型、航海模型,按照小项计算总共126项。按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的说法,将以上19大项纳入全运会竞赛系统,已经充分考虑到群众体育的全面性。

“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立项的体育项目超过100个,不可能全部纳入到全运会体系当中,所以我们在保留奥运项目的同时最大限度加入了19个群众体育项目,希望能够照顾到广大群众的最广泛需求。”刘国永说,“比如马拉松、轮滑、攀岩,都是现在比较时尚和流行的大众健身项目,乒乓球和羽毛球是多年来有着深厚群众基础的传统项目,龙舟和太极拳属于有着鲜明特色的民族体育项目。其实这种改革对组委会来说压力不小,也有‘好事没办好’的顾虑,但中国体育应该有这种勇气和担当来完成这项改革。”

“勇气”和“担当”是全运会组委会承接群众体育项目的先决条件,而群众体育项目与全运项目、奥运项目的对接,则打开了群众选手迈向更高竞技平台的一条通道。

刚刚结束自己田径世锦赛之旅的全运会女子马拉松群众选手刘庆红,凭借2小时43分的成绩“走向世界”,尽管在伦敦世锦赛上,刘庆红只跑出2小时52分21秒,但这次经历让她发现人生还可以有更多选择。

“简直不可思议,参加了全运会,还参加了世锦赛,一个遥远的梦想真切地降临到我身上。”刘庆红在这届天津全运会的女子马拉松群众组比赛中获得第四,这足够让正在北京大学念书的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我真的希望我在3年后可以出现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

运艳桥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说会在今后的训练中更加侧重针对性——无论世锦赛还是奥运会,都力求在精英顶级对抗的基础上提升民众参与度,从而带动更多普通群众投身到体育活动当中,而非只是简单充当看客。

“全民参赛”拨动中国体育改革风向标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届天津全运会的改革效果非常明显,尤其是在原来纯竞技项目的基础上增加了很多群众体育的项目,让有一些运动特长的群众参加到全运会当中来,给他们提供一个得到认同感的大型平台,让他们感受到体育运动的快乐,这就是在践行‘全运惠民’、‘全民全运’的新理念。”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范广升说,“我们全运会的改革措施不是走过场,而是要从群众利益出发,让广大老百姓从中受益,让普通人群真正从田间地头、厂矿机关和学校走上全运会的舞台。”

以参加本届全运会女子12人龙舟比赛的浙江队为例,队中岁数最大的周雨露23岁,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浙江大学医学院肿瘤外科的在读博士,队中岁数最小的则是来自嘉兴的一名中学生——在通过省内选拨之后,周雨露和业余高手们组成的浙江队踏上了全运会赛场,高考和大学期末考让姑娘们不能像职业运动员一样把全部精力用于训练,但她们在不得已请假时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力量训练,“我觉得户外运动是健康生活的一种方式,我喜欢这种方式,我不怕被晒黑,我希望通过户外运动来呼吸清新的空气,磨练自己的意志,全运会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感受,也加深了我对体育的认知,我已经习惯了一边学习一边进行龙舟训练”,周雨露说自己还要继续肿瘤外科的医学深造,但“只要有机会我就想拿起船桨,去体会体育运动带来的快乐。”

当“我要上全运”成为普通群众对全运会的新期待,以往“高高在上”的全运赛场新增的“亲民项目”让也民众由“旁观”变为“参与”。

“全运会是一项惠民工程,中国体育发展的成果,全民都有共享的权利。”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说,“‘以人民为中心’,‘大体育’、‘大健康’的办赛理念,要在这届天津全运会上得到全面体现,用全运会的群众赛事,来推动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健全群众身边的体育组织,完善群众身边的体育设施,丰富群众身边的健身活动,支持群众身边的健身赛事,开展群众身边的健身指导,讲好群众身边的健身故事,让‘六边工程’持之以恒。”

“全民全运”终极目标打造“健康中国”

事实上“举国体制”衬托出来的“体育大国”(金牌大国)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实现“健康中国”目标的社会发展需要,而在向“体育强国”迈进的过程当中,“全民健身”和“全民体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每5年发布一次的《国民体质监测公报》2015年年底公布了最新一期(全国第四次)调查结果,有53万份样本参与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国民体质总体水平有所增长,但成年男性和学生整体体质状况仍然不甚理想,因此通过“全民健身”和“全民体育”增加社会人群健康度,已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重要地位,而本届全运会恰逢其时成为承载这一任务的重要舞台。

“让普通群众在全运会上获得属于自己的奖牌,体验参与竞技体育项目的乐趣,是本届全运会力争达到的目标之一。” 刘国永说,“竞赛规程不允许各地通过指定的方式确定群众参赛人员,而是要通过层层选拔,让真正热爱体育的普通群众站上全运会的舞台。尽管群众性的比赛项目组织管理的难度远远大于专业运动员参加的赛事,但选拔的过程一定要公开公正,我们的设想是今后群众选拔可以层层递进,从社区、乡镇一级级选上来,最终产生晋级的群众运动员,让体育运动深入到群众的日常生活当中,这也是体育教育功能的一种体现。”

“金牌至上”的价值观长期以来大行其道,令体育的“教育”功能长期被忽略,但在群众生活中,通过体育运动受益、受教育的例子比比皆是。本届全运会健身气功比赛团体赛冠军被东道主天津队获得,随队摘得金牌的天津商业大学体育老师霍静虹直到决赛开始之前才被队友知晓她的另一个身份:著名爱国武术家霍元甲的玄孙女。5岁半开始习武的霍静虹平素做人极为低调,35年的习武经历使得她在接触健身气功之后事半功倍。这个月霍静虹刚刚结束全国高校教师健身气功培训,在学校和她本人的计划里,天津商业大学的新学期将开设健身气功教程——如今健身气功再不是老年人的“专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健身气功强健身体素质,锻炼沉稳气质。今年暑假举行的全国高等院校健身气功大赛普通院校组比赛就有来自45所高校的近300名高校学生参赛,而本届全运会的健身气功比赛,年轻人的参赛比例接近半数。

“体育事业是我国社会经济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全运会并不单单是一项体育赛事,这是我们体育系统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整个国家的一项重要活动。”本届全运会开幕式的前一天,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在全运会第二次组委会全体会议(各代表团团长会议)上,再次强调了本届全运会的改革意义,“国家体育总局要做的就是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深化改革的要求,满足群众需求,更好地发挥全运会在体育事业发展中的作用,不断探索全运会改革创新之路,真正把全运会办成体育的盛会、人民的节日。”

正如上述讲话所说,当下的中国体育改革并非局限在体育系统内部的小范围调整,而是在“全民体育”大背景下担负更多责任的必然举措,也正是因为有了始自北京奥运会、铺垫将近十年的“全民健身”运动作为基础,这届全运会才终于迈出了让群众体育与精英体育相互交流、相互融合的坚实一步。

共0条评论

已关闭